欧元兑美元触及两年新低后回升,欧元利空出尽后强劲反弹

周四(5月23日)纽约时段,欧元兑美元探底回升,此前汇价触及两年新低,汇价日内最高升至1.1172,最低跌至1.1108。经济和政治的不确定性因素席卷欧洲,施压欧元触底。不过在价格触及新低之后大幅回升,主要因为纽约时段美国方面公布的美国制造业PMI以及美国新屋销售数据表现疲弱,加之欧元兑美元接近下方两年低位的关键支撑,因此欧元出现反弹。

此前我们可以找到诸多不利于欧元的因素,不过这些因素逐步都被市场消化。虽然欧元兑美元反弹走高,但该货币对前景仍然让人担忧,在众多利空因素之下,欧元兑美元中期前景难言向好。

欧洲经济数据不佳

日内德国公布的制造业数据表现不佳,同时德国公布的商业景气指数也十分疲弱,这引发了市场对于欧洲经济进一步放缓的忧虑。

数据显示,德国 5月 Markit制造业PMI录得44.3,预期44.80;而德国5月IFO商业景气指数录得97.9,预期99.1。

德国制造业数据不佳,反映出未解决的贸易争端对这个欧洲最大经济体造成的影响。分析师指出,制造业的衰退正在触底,正走向稳定时期,但是制造业要恢复增长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德国制造业最糟糕时期可能已经过去的迹象明显体现在产出、新订单和出口销售萎缩放缓;在连续9年的增长之后,德国经济正面临来自主要贸易集团之间的贸易纠纷的阻力。

Markit首席经济学家菲尔·史密斯表示,在全球贸易持续紧张的背景下,对前景最悲观的仍是制造商,对经济放缓的担忧可能已开始蔓延至服务业,目前服务业信心正处于2014年以来的共同最低水平。

分析师指出,欧洲二季度更强劲增长的希望化为泡影。经济正处于非常疲软的时期。数据表明欧元区二季度GDP增速仅仅约为0.2%。

图:欧元兑美元4小时图

欧洲央行会议纪要承认欧洲经济疲弱

日内公布的欧洲央行会议纪要再度承认了欧洲经济的疲弱。纪要显示,近期一些数据比预期差。数据仍与基本情景吻合,但对于下半年经济复苏的信心有所回落。

通胀低于欧洲央行的目标让人不安。欧洲央行可以权衡是否需要缓解负利率的副作用。一些官员认为可以将TLTRO作为备选方案,一些希望用TLTRO 调整政策立场。

上个月,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基提出,如果欧元区经济继续放缓,欧洲央行有望为陷入困境的欧元区经济提供更多支持,当前的局势可能会加剧政策制定者的担忧

对欧洲议会选举的担忧情绪

2019年欧洲议会选举周四起拉开大幕。欧洲议会选举正式开始投票,整个投票过程将持续3天,直到到本周日; 28个成员国的选民将选出751名欧洲议会议员。议员任期5年,新任期将从今年7月2日开始。

选举给欧元又添一层风险。如果民粹主义者和疑欧势力在投票中领先,这料将对欧元带来更大的下行压力。

即使选举结果对欧元有利,欧盟建设得到支持和巩固,可能也不足以显著改变欧元兑美元2019年的看跌趋势。

英国脱欧的不确定性因素

对英国首相特雷莎·梅来说,这是极其不顺的一个月,围绕其首相地位和脱欧计划的不确定性使市场担忧情绪大幅增加。

英国下议院领袖,英国脱欧支持者安德烈娅·利德索姆宣布辞职,突显出人们对特雷莎·梅脱欧协议的支持不断下降,这同时也加大了强硬脱欧派人士可能入主唐宁街10号的风险。利德索姆是特雷莎·梅担任首相期间辞职的第36位部长级官员。

现在市场对英国无协议脱欧的预期大大增加,投资者担心英国脱欧出现最糟糕情况的可能性加剧。英国脱欧乱象无论最终导致再次大选或是第二次公投,其结果都会导致英镑,以及欧元承压,同时也会提振避险美元。

美元避险属性凸显

投资者青睐美元,认为美元是经济和政治不确定因素中的避风港。

最新的美联储会议纪要应该有助于抑制人们对美国今年降息的预期,从而为美元提供支持。美联储会议纪要显示,美联储将在“一段时间内”对利率保持耐心,FOMC成员们支持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有关通胀下行压力是“暂时的”这一观点。

分析师指出,只要美国经济没有显示出明显的经济放缓迹象且贸易紧张关系担忧继续挥之不去,美元将继续保持抗跌性走势。

纽约梅隆银行BNY Mellon的外汇策略师Neil Mellor表示,“尽管美联储比预期更温和,但美元一直表现得像是一个安全避风港。”他指出,“我认为发生的事情是,在其他央行都尽显鸽派基调的时候,只有美联储还在保持观望。”

北京时间0:02,汇通易汇通软件报价,欧元兑美元报1.1169/67。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