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元区政治再掀大地震,乱世之下欧元走向如何,且先过CPI这一关!

因担忧英国和意大利政治局势,投资者早就削减对欧元的风险敞口,德国政治动荡消息继续发酵,市场避险情绪重新回升,担心默克尔这个执政联盟政府可能威胁到德国的欧元区成员国地位。此外,周二(6月4日)北京时间17:00将公布欧元区未季调CPI和核心CPI,这将决定两天后欧洲央行利率决议走向。

德国联合政府的半壁江山崩塌

德国执政联盟中的第二大党社会民主党(SPD)领袖安德里亚 ·纳勒斯(Andrea Nahles)周日宣布辞职。德国领导人危机加剧可能很快导致默克尔总理任期过早结束。因为社民党和基民盟是命运伴侣,如果社民党输掉了欧洲议会选举,那么默克尔领导的基民盟难以独善其身,引发了人们对默克尔政府可能在未来几个月垮台的担忧。德国社民党在上个月的欧洲议会选举中落后于默克尔领导的基督教民主联盟和绿党,位居第三。

四度问鼎总理的德国“铁娘子”默克尔原本计划于2021年辞去总理一职,去年年底她已辞去基民盟领导人一职。尽管联合政府遭遇重大挫折,她仍誓言要继续执政。

周一(6月3日),社民党和基民盟分别举行了危机会谈。上个月晚些时候,在欧洲选举中惨败后,社民党在其大本营不莱梅被推翻。社民党不情愿地决定与默克尔的保守派组成“大联合政府”,所以纳勒斯的辞职最终导致社民党党员纷纷决退出大联合政府,并作为反对党重新制定战略,那么默克尔政府的倒台极有可能引发新的德国大选。目前提前解散默克尔联合政府的可能性为55%。

当被问及社民党的政治斗争是否削弱了默克尔的地位时,拉斯穆森全球(Rasmussen Global)高级顾问奥拉夫·伯恩克回答说:“肯定的。”

马克龙独自撑起欧盟中间派大旗

为了驱散民调中法国极右翼势力领袖马琳·勒庞在欧洲选举中领先的情绪,法国总统马克龙上周六在斯特拉斯堡主持了与其他欧洲政党的会议,这些政党将在选举后组成欧洲议会。

由于欧盟传统上最大的两个政党——欧洲人民党和欧洲社会党——肯定不会赢得足够的席位来组建欧盟,因此围绕着马克龙的中间派运动将在之后的欧盟一系列重要职位选举在中发挥核心作用。

欧盟六国周五将开会讨论欧盟委员会主席人选问题

欧洲议会选举一周多后,寻找欧盟委员会主席的努力仍在继续,没有明确的领先者,而欧洲理事会内部谈判的新方式又注入了另一个不确定性因素。

欧盟官员表示,六名欧盟领导人将于周五晚间在布鲁塞尔会面讨论候选人问题,指定的六个“协调员”都是由欧洲人民党,该党的欧洲社会党和自由党任命的,他们负责寻找欧盟委员会的新主席。六国中不包括德国和法国的协调员。

这是一项时间紧迫且复杂的任务,考虑到议会选举结果,以及寻求地理和人口平衡以及改善性别平等的义务。

欧元区CPI下修幅度将决定欧洲央行利率决议

在春季通胀数据方面,复活节的日期每年的变化都会导致3月和4月的数据失真。欧洲人购买欲取决于假期的时间,这就解释了3月份低迷的数据和4月份强劲的数据。

4月底欧元区CPI同比从1.4%加速至1.7%,核心通胀率从0.8%跃升至1.2%,随后终值为1.3%。

欧元区5月份的核心CPI可能放缓,为欧洲央行两天后做出利率决定奠定了基础。欧元兑美元有随着CPI下修而下降的可能性。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基和他的同事们将在6月6日的会议前非常密切地关注这些数据——就在数据发布后两天。欧洲央行以前只把目标放在CPI年率上,但近年来的焦点一直放在核心CPI(不包括波动的能源价格)上。

他们正准备为银行推出一项名为TLTRO的新融资计划,但他们对利率指引的改变可能也会发生变化——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新的数据。

欧元区的潜在通胀率已经在1%上下徘徊了许多年。虽然,此前欧洲央行通过负利率和大规模债券购买计划,使其从0.6%的深渊中走了出来,但它还没有达到2%,也没有达到“略低于”2% 的使命。

汇通网提醒,日内晚间17:00将公布欧元区未季调CPI和核心CPI,这将决定两天后欧洲央行利率决议走向。在布拉德暗示美联储将在近期降息后,市场对美联储降息的预期有所上升。欧元区的通胀数据成为将是下一个目标。若核心CPI下修幅度大于预期值0.9,则说明欧元区通货紧缩加剧,欧洲央行加息的节点将大大推迟,短线利空欧元。

Related Articles